放羊团这个网购团购网站可托吗??天猫商城

信不信不是你说我说,你就信,应该自己去体验看一下。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做团购,如果不可信,那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我有玩过,我觉得是可信的,因为这个网站只是指引我们去淘宝等电商下单,然后返现给我们,如果不可信,那这些店铺可就完了,所以他们不敢把店铺当儿戏的。不过总得来说,你还是要去体验了才知道。随带附上网址

根据《以赛亚书》第一章第一节的记载,以赛亚是阿摩司之子。 传统认为以赛亚就是《以赛亚书》全书的作者。他的服务时期始于公元前720年,大约在公元前681年结束。 《以赛亚书》一书的历史可靠性与准确性尚有《死海老卷》的支持。 一九四七年在考古学上发生了一种了不起的大事。一群放羊娃在寻找迷失的羊时发现了一个山洞。当他用石头向洞里扔掷时听到了有陶器破碎的声音。结果走进去发现了七卷古旧的皮卷。这个偶然发现到1948年引起了学者们的注意。他将其中的四卷卖给了当地的补鞋匠与古玩商KANDO,他转手又卖给了希伯来大学的ELEAZAR L SUKENIK。另外的四卷则被当地圣马克修道院的MAR ATHANASIUS购得。这位修士转而将这四幅皮卷带到了美国东方研究学校。从面引起了美国与欧洲学者的注意。几经辗转,这些古卷终于被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的威廉阿尔布瑞特博士以二十五万美元的价码购得,送回既将举行复国大典的以色列国。 从1949到1956年间,考古学家与当地的牧民们对发现皮卷的附近地区进行了广泛的挖掘,结果出土了大约800幅从公元前200到公元69间的古抄本和其他大量文物。除了《以斯拉》一书之外,《旧约圣经》中的其他书卷全部有抄本留下。专家们经过考证发现《以赛亚书》的古卷与今本仅有三个字之差,而这些字也只是拼写问题。《以赛亚书》的羊皮书卷被鉴定为128年BC,与成书相距仅270年。应该说是相当可信的。这些书卷就是所谓的《死海古卷》。 有趣的是,这些古卷中竟有一些汉字文物。不过,这已不是本书所要论及的题目,这里只是提出来,供有心人去考证。 《死海古卷》的发现再次确证了今本《圣经》的可靠性与真实性。下面我们就来看《以赛亚书》中所记载的对中国的预言。 “看哪,这些从远方来,为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 《以赛亚书》49:12中文《圣经》的翻译者们正确地将希伯来原文SINIM译成了秦。 最负权威的英文雅各王版《圣经》将这段经文的最后一句译为“FROMTHE LAND OF SINIM.”没有对SINIM进行翻译。 若译成中文就是“从秦国来”。SINIM是希伯来文的音译词,是现代SINOLOGY(汉学)等词的字根。希伯来字母无英文CH,即汉语拼音的Q音,故只得用S代替。英文的CHINA来自法语的CHINA,因中古世纪的文化复兴是法国领头的。法语SIN的发音为SANG,故为了保持拉丁文SINIM的原音,CHINE的法语读音是英语的SHEEN,但英国人对CHINE的读音,自然便成了现代的CHINA。 我们上面引证的历史学家们的考证,外国人对中国的称谓都起于建国于公元前221年的秦王朝。而秦王朝的出现,是在以赛亚先知之后五百年之后的事。 在以赛亚作先知的时代(公元前720-前681年),中国正处东周时期(公元前770年-前256年),周朝为正宗的中国的王室。当时的秦国仅为数百诸侯国之一,不足以代表中国。而且当时周室已将其都府向东迁移,已不在秦地了。以赛亚若是要指当时的中国,应当说东周或直接说中国才对。 中国当时可能已经与西方开始通商。当时的秦地是“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路。其地位就好比对外开放后的广州一样。以数百诸侯国之一的秦国来代表整个中国之不合适,就好比以今天的“广州”来代表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不合适。可是,上帝为什么要感动以赛亚先知从数百诸侯国之中单选出一个秦国呢?据司马迁所著《史记》《秦本纪第五》所载,秦的先祖中有一位名叫大费者,辅大禹平水有功,受帝舜赐妻,“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伯翳。舜赐姓赢氏。”其后人中有一名叫做“非子”的,“好马及畜,善养息之。”有人将此事上告于周孝王(公元前908年-前894年),于是孝王召非子为其牧马及畜,马壮畜多。孝王大悦,“分土为附庸。”以秦为地,使其续赢氏祀,号曰秦赢。公元前770年,“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平王(公元前770-前719年)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襄公于是始国。” 可见秦受封于舜,孝王时为周室附庸,直到公元前770年,才得封为诸侯,始称为秦国。襄公在位期间,秦国兴旺,位跻十四大诸侯之列。 后经过五百多年的盛衰变迁,至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力败六国,成就了秦国一统天下的霸业。这时的秦才能作为中国的代表。 简单来说,以赛亚的上帝,在秦国还只是初封诸侯立国之初就似乎已经看到了秦国在今后的五百四十年间,将从数百诸侯国之一,在五百年间不仅不会消亡,而且要一举登上帝国霸主的地位。这个预见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五百年间,当初与秦同存的数百诸侯最终只剩下六个,而这六个诸侯国最终也被秦所灭。如果秦国也在这五百年间消亡了,那么,我们今天在读《圣经》中的这段经文中,可能根本就弄不清,这里的SINIM究竟是指什么。然而,圣经中的上帝不仅看到了秦国的日益强大,而且似乎还看到了它将选用“秦”作为新的帝国国名。而且,世界各国从秦王朝直到如今,也将用秦来称呼中国。我们前面提过,英文中的CHINA,印度人所说的“支那”等,就是明证。 有些现代译本认为这里的SINIM是指SYENE(ASWAN,阿斯旺),埃及的一个小城市名。细读研究以赛亚的预言,能够自然地排除这种“现代神学家”们背离圣经本意的“高见”。以赛亚在谈到“秦国”之前说:“现在他说:‘你作我的仆人,使雅各众支派复兴,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归回尚为小事,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 《以赛亚书》49:6上帝宣告他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命,并不限于犹太国以及犹太殖民地,如阿斯旺;而是包括整个以色列国之外的外邦人,历来占世界人口比重最大的中国人,也在基督的使命之中。 耶稣基督也曾亲自说过一句这样的话:“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马太福音》8:11。这是耶稣称赞罗马百夫长的信心之后所说的一句话。很明显,“从东从西”乃是指外邦信徒而言,这与以赛亚所说的“从北方从西方来”应当是一致的,都是指外邦人。因此,我们认为对于SINIM一词作为对中国的指代是正确的。 有相当数量的国家,《圣经》预言它们将不复存在。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巴比伦国,也在以赛亚的预言之中。当古巴比伦最强盛的时候,作预言攻击巴比伦说:“巴比伦素来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上帝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 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卧在那里。” 《以赛亚书》13:19-20。 二千多年来,这段预言经受住了历史的应证。昔日巴比伦城的旧址犹在,可是正如同《圣经》所言,“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 ”历代都有人想让这片土地上人烟重兴,包括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可是这些人为的主张一个也没有实现。巴比伦至今一片荒芜,上帝赐给以赛亚所发的预言至今未破。 以赛亚对于中国(秦国)的预言,并不以秦王朝的建立而结束,而是一直延续到现今乃至未来。有趣的是,《圣经》中没有提到中国国土的破裂,却始终以秦的版土作为中国的代表-一片保存完好,不可分割的国土!二千多年来,朝代的更替,君王的轮转都始终没有使这个预言破灭:秦时的土地今日仍是中国的土地!世界上恐怕找不到第二个国家象中国一样,赋予领土完整如此神圣的意义。从我们的民族英雄榜上的岳飞,文天祥、戚继光等都是为捍卫国土完整而浴血奋战的英雄;到今天两岸在政治主张不同的情形下,对一个中国的一致声明;甚至民间对保钓运动中牺牲的壮土的尊敬中,我们都可以看出中国人对国土完整的特别的感情。 与巴比伦不同的是,2200年来中国是以完整的秦地在默默地见证着《圣经》预言的准确! 以赛亚对于中国(秦国)的预言,并不以秦王朝的建立而结束,而是一直延续到现今以及未来。除了对于中国作为国家的廷续的预言之外,以赛亚对中国的预言中,尚有更深刻的一层。 耶和华如此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时候,我济助了你。 我要保护你,使你(耶稣基督)作众民的中保复兴遍地,使人承受荒凉之地为业。 对那被捆绑的人说:‘出来吧!’对那在黑暗的人说:‘显露吧!’......因为怜恤他们的,必引导他们,领他们到水泉旁边。...” “看哪,这些从远方来,为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 《以赛亚书》49:8-10,12。 先知预言到,耶和华的仆人将使“被捆绑的人”得亨“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罗马书》8:21),使“在黑暗的人”进入真理的“奇妙光明”(《彼得前书》2:9)。而大批的“从秦国来”的人,必在他的怜恤与安慰中,回应上帝慈爱的呼召。 有远古直到今天,一直有上帝真理的光照在神州大地,照在“秦国” 人民的心中。从古至今,在中华大地上都有着为真理而生,为真理而死的仁人志士,与不愧于天地的谦谦君子,更有无数心存天理良心默默无闻的普通百姓。今天的神州大地上,更是有成千上万的人信从真光,立志作基督徒,这一切不都是这一预言的应验吗?上帝发出预言的一个目的,就是“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就可以信。”(《约翰福音》12:29。)《以赛亚书》中对中国的奇妙预言,在古代在眼前的奇妙应验,正为现代的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圣经》中的这位上帝是能预知未来的上帝,是怜恤中国人的上帝,是值得中国人信靠的上帝。 我们前面提到,中国的长城与长城的中国已经永远地联在了一起。想到长城自然会想到修筑长城的秦王朝。中国历史上的皇帝逾百,大多数尽都被人遗忘了,可是秦始皇却以统一中国与修筑长城的帝王的身分而留在人们的忘记中。 长城的功用在于护卫,长城的代价却是生命。 先知以赛亚还预言到以色列的上帝为人类的和平与安宁而用无限的代价修筑了一座抵拦罪恶的长城!上帝的圣子耶稣基督降世为人,又为拯救世人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用自己的身体与生命,为人类建造了一座救恩的长城。或许有我会问:以色列的上帝会在乎来自秦地的中国人?还是让以赛亚先知来回答这个问题吧:”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 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你的墙垣常在我眼前。” 以赛亚书 49:15-16。 如今秦地依在,长城的墙垣犹存,巍然屹立在中国人和《圣经》中的上帝眼前。上帝不会忘记中国人,“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耶稣基督的死也是为了让这片古老的秦地上的中国人走出黑暗而进入光明天地。 或许您会问,既然上帝对秦地上的中国人有着如此的爱心,甚至选用希伯来的先知来预言有关这个遥远国家的命运;那么,这位深爱中国的上帝在过去的年代是否直接向中国人传达过他的旨意呢?上帝是否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兴起过他的先知,如同在兴起以色列先知一样?中国古代的明哲是否能向现代的国人传言,领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呢?” 附录选自《圣经与中国古代经典》 ,即将由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在所有宗教的经典中,基督教的圣经是惟一装满预言的。圣经是上帝的话,最客观也最有力的证明,就是预言的应验。圣经早在千百年前预言的事件,除了少数因时间尚未来到外,均一一在历史上应验。有些应验得连细节都不遗漏,简直不可思议。潘巴顿(J. Barton Payne)在他《圣经预言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Biblical Prophecies)中,列出圣经一千八百一十七件预言,一千二百三十九件出自旧约,五百七十八件在新约。预言中有一百九十一件与耶稣降生有关∶ 1. 耶稣降生 当上帝发现亚当夏娃被蛇引诱犯罪后,就对蛇说∶“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世记三章十五节)这是预言耶稣降生为人的第一个预言。剩下的一百九十件,包括以赛亚在耶稣降生七百年前,预言耶稣将为童贞女所生,以及同时代的玛拉基,预言耶稣会降生在当时毫不起眼的伯利恒城。 2. 但以理预言耶稣的事工与受死 “但以理书”是旧约的一卷先知书。犹太亡国,先知但以理被掳至巴比伦。约在西元前六百零六年,他就预言耶稣出来传道的时间及何时被除灭。天使对但以理说∶“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要止住罪过,除净罪恶,赎尽罪孽,引进永义,封住异象和预言,并膏至圣者。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但以理书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 波斯王古列颁令以色列民回国重新建城是西元前四百五十七年。七十个七年又被天使分为三段∶七个七、六十二个七、及一个七。七个七加上六十二个七年,就是六十九个七年,等於四百八十三年。由西元前四百五十七年加上四百八十三年,正好是西元二十六年。耶稣,就是那位受膏的至圣者,开始出来传讲天国的福音。而最后一个七的一半,就是耶稣传讲三年半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从但以理说预言,到耶稣去世,这段预言的经文,因为用了很含蓄的数字,很少人刻意去研究它的含义。直到耶稣复活升天以后,才有人想到这个预言,应验到一年都不差的准确。只有上帝说的话,才有这种力量。 3. 以赛亚预言耶稣的死与埋葬的情形 圣经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预言之一,就是先知以赛亚对耶稣一生的描述,像是事后的回忆录。他预言耶稣一生将遭遇贫穷、悲伤、受苦,被排斥、被弃绝,担当人类的忧患,因我们的罪被鞭打、最后如羊被牵到宰杀之地,与罪人同死,与财主同葬等等。以赛亚比耶稣早七百年,完全不同的政治社会背景。犹太人一直期望的弥赛亚救世主是位君王,来拯救以色列脱离被统治的痛苦。在这种期望之下,以赛亚为何会描述一位贫穷受苦、被排斥的君王?而且是在十字架刑罚不存在的年代,为何会与罪人同死?这麽穷苦的弥赛亚,又何以能和财主同葬?这必定是来自上帝的默示。 无怪乎现代的犹太人在会堂诵读经文时,尽量避开“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因为里面所描写的耶稣一生,实在太逼真了。免得犹太人拿这章书来困扰他们的拉比。 4. 圣经对以色列国的预言 以色列民虽是上帝的选民,却是多遭苦难、流离失所的民族。圣经在二千五百年前,就预言以色列民族会有两次由流散到回归,重建家园。这些预言也是以色列民千年来不敢奢想的希望,却都实现了。我们举一些预言实现的例子,及实现的时间∶ 圣经对以色列国的预言 预言年代 应验年代 以色列民将四百年在埃及为奴(创十五13) 1400BC 1800~1400BC 以色列民将七十年在巴比伦为奴(耶二十五11) 610BC 605~536BC 以色列民将四散到世界各地(申二十八37) 1400BC 西元70年以后 以色列民将被欺凌逼迫(申二十八65) 1400BC 一直如此 以色列民永不失其民族性(耶四十六28) 600BC 一直如此 以色列民至终会回到应许地(申三十3~5) 1400BC 1948年5月 以色列的敌人会占住他们的土地(路二十一24) 耶稣时代 至今仍是 以色列会再造伊甸园(结三十六34~35) 597BC 现今如此 以色列将不再亡国(耶三十一35~46) 610BC 现今如此